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首 页 >> 文 艺 >>签约作家风采 >> 签约作家吕雨晴:以笔墨为眼,看尽风月悲欢
详细内容

签约作家吕雨晴:以笔墨为眼,看尽风月悲欢

时间:2022-05-18     作者:吕雨晴 四川中闻网【原创】

作家简介:吕雨晴,笔名墨殇、慕沉,四川中闻网签约作家,就读于四川省邻水实验学校。曾获叶圣陶杯初赛三等奖,文轩杯优胜奖,在学校杂志《山泉》和《哲思报》上多次发表文章。

创作观点:以笔墨化作山海的眼睛,去看看风月的柔情与万物的悲欢。


1652880304290818.png


樱花路

文/吕雨晴

一.

临近大年,慕琅家里的电话一直被打个不停,洛琳一次次接,嘴角一直漾着笑,她放下电话,欣喜地走去厨房,靠在门上,向忙碌的慕琅说个不停,“我去!你知道吗?佳媛结婚了,就我俩的高中同学,关键是还是跟我们班长结的,我就说那个时候他们两个总是眉来眼去的,还有,怕狗的陈欣养了一只猫,结果那只猫比狗还凶!还有还有,我们以前的那个教导主任现在四十多岁头发都掉光了,哈哈哈哈……活该!谁让他当年没收我手机!”慕琅无奈地将一个放凉的油炸丸子塞入洛琳的嘴里,“慢点说,别说岔气了。”

洛琳两眼一弯,眼角的痣愈发耀眼,也跟着将灶台的菜端在桌上。

“喂,我不是说吃麻辣红烧鱼吗,你怎么做的清蒸啊!”

“你最近长痘了,小心变成癞蛤蟆!”

“没事,反正你也是天鹅肉。”

慕琅低声一笑,又往碗里加了一勺饭,“对了,门口是邻居送来的年货,等会我们也送一些我们买的年货。”

“不要碰我的油酥糖!”

“你不怕长蛀牙吗?”

洛琳坐在餐桌前,自然地接过慕琅递过来的饭,撇了撇嘴,似乎又想起什么,“佳媛都跟班长结婚了,唉!某些人啊,就是没有个眼力见,手不是拿手术刀就是拿菜刀,不解风情!”

慕琅顿了顿,耳垂泛起红晕,往洛琳的碗里又夹了一大块鱼肉,“武汉那边好多人得病了,症状新异,很有可能是瘟疫。”

“宝贝,我们这在江苏唉,不是什么病都可以叫瘟疫的。”

“多想一点总是好的,我订了几批口罩,在冰箱里放了水果。如果真的发生了,我们就去给邻居发口罩。”

“嗯嗯嗯,好的,慕老婆婆——”

慕琅拿起筷子敲了敲洛琳的头,“我是你男朋友,不是老婆婆。”

这时,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,单调的音线闯入美好宁静的氛围,“男朋友,快去接电话!”慕琅无奈地起身,洛琳吧唧完鱼肉,又夹起了丸子,哪知丸子不小心掉下了桌面,心里突然闷闷的,洛琳盯了丸子几分钟,放下了筷子,“慕琅!慕琅!慕琅……菜都冷了,你还接电话呢!”洛琳起身去卧室 发现慕琅正在收拾行李。

“你要去哪?”

“上级通知,驰援武汉。”

“真…是疫情?”

“那我也去,我是医生!”

“不准去!”

“为什么,我也是医生,治病救人也是我的职责!

“你要留在这,这也需要你,你留在这,守护我们的家,好不好?”慕琅低头,轻轻摸了摸她的头,洛琳转过身,抽了抽鼻子,“我去给你订机票。”

“别订了,我跟我们医疗小组走。”洛琳转身,快速走到慕琅身前,用手拍打他的胸膛,

“让你自告奋勇,让你顾全大局,让你抛下我,让你……”

慕琅紧紧地抱住她,“乖,听话,情人节前我一定回来,一回来我们就领证,好不好?”

洛琳哽咽,“那,那如果你不回来呢?”

  “那我就给你做一辈子饭。”

  “你个骗子,你都不回来了,怎么做饭!”

“好了,时间不够了,乖乖等我。”慕琅拖着行李箱走向门口,脚步掩盖着不舍与慌张。

“慕琅,你如果不回来,我就随便去街上拉个人结婚!”慕琅脚步一顿,嘴角微微上扬,然而果断地离去。

 

 

  二.

  慕琅疲倦地坐在车窗旁的单座上,人数太多,他只好坐火车去往武汉。窗外布满黑云,夜色宁静如水,远方带着故乡名字的城市躺在微突的平原上,漫天的星光撒作绵延的灯火,他凝目远视,他知道有一盏灯会一直为他而留,但他也有守护别人灯火的责任。就这样带着迷茫而强烈的情感,那座城随火车的轰鸣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。

  下了火车,阳光很好,大片大片躺在地上,云层淡淡的,像是江南女子的烟眉,不时有鸟群飞过流下片刻欢愉,但空无一人的街道漏出了马脚,稀少的车辆带着恐惧的碎片,游荡在这荒芜的牢笼,独属于热闹的声浪早已退回死寂的大海,慕琅拉着行李箱走到集合点,数百名穿着白色防护服的战士严阵以待,听从指示,包裹严实,只剩一双眼睛,宛若星辰。

  数百个志愿者为医护人员提供旅店和吃食、口罩和鼓励,他们带着红色的臂章,成为天使救人最靓丽的色彩。慕琅一到医院就从未停歇过,不断有发热痛苦的人被送进来,却没有人出去,呼吸机、防护服的库存开始见底,“砰”的一声,他的助手倒了下去,装酒精的瓶子掉在地上,粉身碎骨,世界一片苍白,慕琅扶起助手,走去休息室,拿来一瓶葡萄糖,助手接过葡萄糖,又让慕琅继续,“别管我,病人正在等着你。”

  慕琅低首鞠躬,走出休息室,他管理的一间病房传出哭声,他赶紧跑过去,门口的护士拉住他,“别去了,那个女孩的奶奶因为病毒引起心脏病复发,抢救无效去世了,她前几天还说要跟奶奶去家旁的樱花路上散步……”语气悲伤,带着哽咽,护士比慕琅多来了一周,很多鲜活的生命在突发的病中停止了心跳,与世界永久失联,即使是毫不相关的陌生人,但片刻的善意和温情也会让人铭记很久很久,慕琅无力地蹲坐地,眼里充满了血丝,泪水融入浸透衣物的汗水,无力感让他感到窒息,深吸一口气,慕琅支棱了起来,疫苗会有的,这里的噩梦会结束的,他这样想着。

   回到休息室,慕琅看着累的直接在沙发上睡着的同事,叹了口气,将薄毯盖在他身上,然后走到隔间,戴上耳机,给洛琳打了日常的视频电话,洛琳抱怨的画面出现在手机屏幕,慕琅苍白的脸有了血色,不自觉地笑了。

“慕琅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,今天我做饭,邻居以为我家起火了,一群人拿着桶来撞门,呜呜呜……”

   慕琅眉目弯起,看着千里之外女孩姣好的面容,泛出温柔的颜色,“那你去刘婶家蹭饭,帮忙做家务,陪她说说话,还有,最近疫情有各地升起的趋势,你和邻居们一起去发发我们囤的口罩,也叫他们多买一些备用,没事少出门。”

  洛琳撇了撇嘴巴,“行了行了,啰啰嗦嗦的,知道啦。我们家慕琅大人最厉害了,对了,你脸怎么这么苍白,我给你的糖呢?”

“我都这么大了,吃什么糖啊?”看着洛琳直接黑掉的脸,又把话咽回去,“好,回旅馆时吃。”

“你最好别骗我!”

“嗯嗯嗯,你不是喜欢樱花吗,我回家的时候给你带一棵。”

“哇,真的吗,你如果骗我,我就在你坟边栽一棵樱花树。”慕琅失声笑了,她的女孩总是能带给他快乐。

又流水过了一个月,又有几批医疗人员来了,设立方舱医院和火神山医院,资源到位,疫苗的研发也有了新的进展。进医院的人开始少了,似乎暴雨开始减缓,神的怒气开始消减,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,希望开始在人民心里扎根。慕琅照例查房,很多病人向他微笑鞠躬,眼里泛起泪花,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隔空给了他一个拥抱,在口罩下哽咽道:“孩子,辛苦了。”病房里的人开始低头擦拭眼泪,他是白衣天使,是逆光而来的神。但他,也同样是血肉之躯,也同样是母亲的孩子,他们也知道:慕琅好多天没合眼了,实在太困就眯十分钟,每次跟女朋友视频后,就偷偷跑回来继续工作,毫无保留地给他们爱和温暖。

慕琅走出休息室,忽然咳了起来,肺部开始灼痛,大脑眩晕,然后径直地倒了下去,周围穿着防护服的护士赶紧用担架把他抬到急救室,慕琅的身体开始升温,意识模糊,眼皮沉重,多天的疲惫彻底淹没了他,好像有人唤了他的名字,天旋地转,他好像看见了小时候的洛琳,看见她牵着他去老家的院子里摘苹果,看见她高中时期拿手机看小说被教导主任骂,看见她拿狗吓陈欣然后回家被母亲狠狠收拾了一顿,看见那晚月色正好,洛琳给他手里塞了一颗糖然后吻他,之后世界变成黑色,出现了痛苦和嚎叫的声音,他抱着头,一个人走了好久好久,他看见情侣隔着厚厚的玻璃亲吻,看见失去奶奶的孙女,看见死亡笼罩在众人身上,越走到后面,他又听见黑夜里众人的歌声,又看见老人的拥抱,病人的微笑,走着走着,看着一颗樱花树烂漫开放,然后便是出口,一片光明。

慕琅深吸一口气,看见穿着防具服的医生护士凝重地盯着他,然后他们齐齐地呼了一口气。“小慕,你知不知道你差点都回不来了!”

“是啊,那个心率仪一高一低的,差点把我高血压吓出来了!”

“不过……”众人不愿说出那个残忍的事实。

“我知道,我感染了。对不起,不能一起奋斗了。”

   慕琅同事兼好友张毅捶了下他的肩膀,“说什么呢,你这一个月不要命地干,是头牛都累趴下了,这个时候不要想太多,院士那边的临床疫苗这几天都要出来了,你不会有事。”

 “行吧,你们快走,病人等着呢。”慕琅想笑笑,干裂的唇出现了血丝,迫不得已停止动作,看着众人离开病房,慕琅拂去额头的汗,掏出手机,细想了下又放下手机,脱力地躺在床上,他曾经无数次跟死神抢人,但现在他离死亡如此的近,值得吗?慕琅反问自己,第一次对自己的信仰产生疑问,像陷入沼泽的天使最后望一眼湛蓝的苍穹,好像是值得的。不,一定是值得的!就是有点舍不得,慕琅缩进棉被里,第一次像一个小孩子,有了害怕的情绪,他想起了沙发枕头里的戒指,他摸到了衬衣胸前口袋的糖,放入嘴里,冲淡了苦味,又想起那晚火车窗外的故乡,想起自己的诺言,心里升起一股力量,使他振作了起来,他擦干了泪,望向窗外泛白的天空,一束光照进了心里。

     四月,樱花如期而至,粉色的花瓣带着几丝红色,像血,满城烟雨迎来了淡红色的希望,行人开始行走,车辆开始通行,天放亮了,掩埋了黑暗。慕琅讨了一根樱花树的树苗,登上了回家的大巴,武汉的城民整齐站在道路两旁,再多言语也无法表达这轰烈的成功和发自灵魂深处的敬畏,樱花洒满的道路,是天空寄予的深情,是一条绽放希望的樱花路。


编者按:作者的文字有一种质朴的天真,像一个面对残酷世事仍保持着纯粹和美好希望的孩童。借由作者的文字,仿佛让人进入了一方开满樱花的小小天地,其中充满了少女的浪漫情怀和安抚人心的温暖。


编辑:盛莅

微信扫小程序码
扫码添加QQ
四川中闻网_贴近四川的主流资讯   版权所有:四川省中闻瞭望媒体发展中心    承办:四川中闻网全媒体中心   
返回顶部 seo seo